如何网上赚钱-网上赚钱软件哪个好-无敌网 网站地图
网站首页 网上赚钱 网赚项目 网赚知识 网赚交流 网赚资讯 网赚杂谈

部分公职老师网络授课赚钱引争议 每小时收入过万

网赚项目 www.zgyzxxw.com
>

同时,为保证教师隐私,平台不会公布教师所在学校,“保证都是公立学校的老师”,他说,具体教师的信息家长可在线下交流时进一步知道。

北京一教师网上讲课月入5000元

一位曾供职于北京某辅导教育机构的教师张晖告诉新京报记者,自己在教育机构工作了10年,辅导过的多名学生考入人大附中,现在专职线上讲课,月收入达5万元左右。在线上,他主要针对学生数学方面的难题、重点考试知识点进行辅导。

他称,现在国内地方教师的待遇较低,义务教育法、教育法等上位法中,找不到教师不能兼职的法律依据,有偿家教本身也非常难取证。不少教师确实会通过双休日兼职的方法,改变我们的经济情况。

29日上午,涉事平台公关部负责人黄敏慧对记者表示,王羽在任教前就有过就职经历,并自己创办过培训学校,目前系专职的在线辅导教师。

南京教育局一负责人同意媒体采访时表示,南京教育局曾颁布《关于禁止中小学在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的规定》,虽然“线上辅导”是新生事物没被列入其中,但应该是“在校外社会力量办学机构兼职从事学科类教学、文化补习并从中获得报酬”一类,所以是被禁止的。

有专家觉得,在完本钱职工作的首要条件下,公办学校教师通过互联网讲课应被许可,但也有专家表示,此类行为明确违反了教育部针对教师有偿补课的有关规定。

在线讲课、网约辅导是“有偿补课”吗?

现供职于北京某重点示范初中的王老师教授物理。33岁的他教龄已有10年。他称,自己大约是在2015年9月份开始通过互联网直播讲课,当时在线核验了他的身份证和教学资格证后,在线签署了一份协议,平常他会借助休息时间,每月开4次左右的专题课程,“学生可以用手机和电脑听,大家只能在电脑推广客户端上讲,上课前需要备课,但没硬性规定上课时间。”

黄敏慧介绍,平台的教师分为三类,一是线下的老师在线上教学,另一种是国外的教师,除此之外还有离职或辅导学校的专职教师任课。

该员工还介绍,知道教育部门对于公办校教师在外兼职的“禁令”,老师们是借助课余时间和周末时间进行教学,家长也不会主动举报。

对于违反上述规定的在职中小学教师,视情节轻重,分别给予批评教育、诫勉谈话、责令检查、通报批评直至相应的行政处分。

新京报记者梳理上述规定发现,“在线讲课”“互联网约家教”等形式未被明确列为“有偿补课”。业内人士对此解析不一。

现在互联网在线讲课、网约教师家教等平台颇受追捧。新京报记者多方知道发现,除去部分专职于在线教育的老师外,也有北京等地的公职教师在课余时间兼职互联网教学,并且从中获利。

网约公立学校老师辅导要看“档期”

付款时,家长可以先将总学费款交至平台,随后每上一次课,平台会将课时费打给老师。

追问

【互联网讲课】

近年来,教育部门曾多次发文需要治理中小学教师在外兼职补课问题。比如2014年,北京教委发文严禁教师在社会培训机构对学生有偿补课、严禁公办中小学教职工在校外教育机构兼职、组织或参与有偿补课。

家长登录该平台后,先向员工表达诉求,再由平台匹配符合条件的老师并发送联系方法,之后家长和老师进一步交流。

近日,一张在线辅导老师的课程清单引发网友热议,共有2617名学生购买了一节单价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直播课,涉事的在线教育软件员工介绍,扣除20%的在线平台分成后,一位名叫王羽的在线讲课老师一小时的实质收入高达元。

昨日新京报记者登录该网站看到,平台上可选择多个区域和学科的教师。以北京区域的老师为例,会提供教师的执教年限等基本状况,与在北京区域获得的奖励、讲课后与家长的互动等。在页面上,还有听课后家长的评价。

“学校确实有不允许校外补课的有关规定。”在北京某公立中学任教的王老师称,自己确实对学校方面有所顾忌,不会在学校同事和学生面首要条件及此事,在校也按时完成了我们的工作,但他觉得此类上课行为是“擦边球”,与传统意义上的有偿补课并不相同。

该平台的收费根据课时计算,不同教师的标价从每小时168元到368元不等。

部分公职老师网络授课赚钱引争议 每小时收入过万

该事件引起热议。南京教育部门一负责人受访时表示,应禁止老师进行在线辅导。29日,涉事平台回话称,该老师的收入水平并不是孤例,“不少老师月收入超越5万。”并觉得“一刀切禁止”的做法不符合在线教育的大趋势。并强调称应该更多关注学生因此带来的收益。特别是一些教育欠发达和资源匮乏区域的学生,可以用相对低的成本推荐到国内最顶尖的教师资源。

有需要匿名的互联网讲课教师告诉新京报记者,在线老师收入不是都非常高,“有些PPT做得太差,上课和背书一样,最后学生都会给评分,差评太多收入也不好。”

该建议中还指出,如违规严肃追究有关教师、学校与教育行政部门领导的责任,并一律进行公开实名揭秘。

除去“一对多”式的互联网在线教育,现在也有类似中介的网站,以“公办学校在职教师”,“一对一线下辅导”名义,吸引家长探寻补课机会。

她说,教师1对1教学的价格仅为线下培训的8分之1,平台需要申请教师提供教龄证明、工作证明,与部分自证材料,经审核试讲后,才会允许对外发布讲课信息。现在共超越1000位教师审核上线教学。

她还透露,现在自己排课时间较紧张,周末仅有两个半天可以预约。

北京禁止公办学校教师有偿补课

一名该平台上的老师透露,自己确实为西城区某学校教师,家长确定约课后,要确定约课课时和上课目的等。

2015年,教育部发文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。

该平台一名员工称,在职教师可自行向平台申请注册,平台会审核教师资格证、职称证书等信息,并进行专家组审核和试讲后,才会正式成为平台上的签约教师。

该规定中,还列出了多条视作有偿补课的禁令,如严禁在职中小学教师组织、推荐和诱导学生参加校内外有偿补课;严禁在职中小学教师为校外培训机构和他人介绍生源、提供有关信息等。

但在线讲课如此的方法属不属“有偿补课”?几位业内人士怎么看不一。

【网约辅导】

“一节课大概会有200多人,9元一小时,平台分完还能剩下1400左右,一个月5000左右。”他称,自己教的是物理课,上的人还不算特别多。

近年来,教育部门曾多次发文需要治理中小学教师在外兼职补课问题。2015年,教育部发文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。

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2015年6月29日,教育部发文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。

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觉得,互联网讲课并不意味钻了有偿补课的灰色地带,虽然国内在教师法中没禁止有偿补课,但互联网讲课同样有收费上课的情节,是公开的有偿补课,“即使8000个人听课,不还是有偿补课吗?”

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则觉得,教育部的有关规定未明确就互联网教学作出需要,假如教师满足互联网教学和不在任课班级内授教的首要条件下,未影响正常工作,此举对于教学资源共享有助益。

>

关注我们